在戏剧《等待戈多》中,没有等到戈多的第一天,一个小男孩在黄昏时分送来了口信:“戈多今晚不来了,但明天晚上准来。”

王静 | 发自深圳

二战期间,著名作家贝克特写出了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《等待戈多》。两个流浪汉在乡间的一条小路上,什么也不做,只等待一个叫“戈多”的人。但直到戏剧落幕,二人也没有等到。

从传出要来华夏幸福以后,吴向东何时离开华润置地已经在行业内引起了几波高潮。但即使内部去职文件流传出来,吃瓜群众仍然没有等来最终确认的一纸公告。

不止于此,12月4日晚间,华润置地官微还在敏感时间点,放出了吴向东以华润置地执行董事身份参加活动的文章。

活动是国家科技传播中心建设项目启动仪式,发生在11月27日,距离发布日期已经过去一周。

因为华润置地将为这个项目提供全周期项目管理服务,公司一众高管均有出席,具体到现场的有: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、华润置地执行董事吴向东,华润置地董事局___、华北大区董事长张大为,华润置地副总裁、建设事业部总经理孙永强等。

而在这条消息发布前,两家公司已经相继公告,俞建将从华润置地CFO职位上去职,并进入华夏幸福履新。

华润置地这边,俞建辞任执行董事以及执行委员会成员,沈彤东补缺,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及执行委员会成员;唐勇则不再担任董事会___,并获委任为首席执行官;同时李欣被任命为总裁,张大为被任命为董事会___。

只字没提吴向东。

在12月4日早些时候,一份华润集团人力资源部11月22日签发的内部任免通知显示,集团内部建议吴向东不再担任华润置地首席执行官职务。

但该文件并未提及他在董事会及集团职务的任免情况。要知道,吴向东对外的公开抬头一直是“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、华润置地执行董事”。

话分两头,另一边华夏幸福也在华润置地之后宣布,在王文学12月4日主持的董事会上,通过了聘任俞建为公司分管财务及融资等业务的联席总裁的决议,任期与公司第六届董事会任期一致,自决议通过之日起算。

俞建本人有着丰富的财务及融资经验,历任中信集团中国租赁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及香港分公司总经理助理;英国石油公司石化部门战略分析师、司库部亚太分部及伦敦总部财资经理;华润(集团)有限公司财务部资金总监及财务部高级副总监。2014年至2018年11月任职于华润置地有限公司,任执行董事、高级副总裁、首席财务官。

一位接近华夏幸福的内部人士向地产壹线介绍称,“华夏幸福的HR体系有17个级别,有分猪肉的意思。这样的等级森严有助于大量体制内官员融入,虽然现在也并没有留下几个体制内的高官。”

华夏幸福HR体系

目前,除了老板王文学外,华夏幸福内部一众高管的头衔分别是:

总裁:孟惊(创业班底),联席总裁:赵鸿靖(创业班底,产业新城),执行总裁:马万军(创业班底,京南大区)、张书峰(创业班底,政府关系)、赵威(创业班底,产发集团)、陈怀洲(创业班底,孔雀城及小镇集团)、袁刚(人力VP,华为背景)、吴中兵(财务VP,金融街万达万科背景)、郭仕刚(物业集团,创业班底,万科北京背景)、叶珺(前产业新城总裁)。

此处需要注意的是,王文学自己的财务VP吴中兵是15级的执行总裁,此前直接向孟惊和王文学汇报;而空降负责财务及融资的俞建,是16级的联席总裁。二人未来的职务分配值得关注。

鉴于王文学此前已经向麾下大将们承诺,平安入主后保证大家的职位不变动,只是都要“换换脑子向前看”。

因此,孟惊让位给吴向东的可能性并不大。前述人士向地产壹线透露,副董事长是最好也是目前唯一能够安放吴向东的位置。

早在11月22日,华夏幸福宣布修改公司章程。新的章程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,董事会设董事长1人、副董事长1人。董事长由董事会以全体董事的过半数选举产生。副董事长由董事会以全体董事的三分之二以上(不 含本数)选举产生。

第一百一十三条还指出,公司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,由副董事长代为履行职务。

不难看出,副董事长在华夏幸福内部职权可大可小。卧榻之侧,能容他人酣睡,王文学跟另一个王老板一样,当危机来临的时候,当机立断并且能屈能伸。

有投资者评价称,“老王这种天天和政府打交道的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实肯吃亏。”

吴向东能来,被市场解读为对华夏幸福的重大利好,中小投资者们翘首以盼。然而靴子至今没有落地。

在戏剧《等待戈多》中,没有等到戈多的第一天,一个小男孩在黄昏时分送来了口信:“戈多今晚不来了,但明天晚上准来。”